Nau小說 >  第一神皇 >   第716章

-那是一張鬼臉,對,就是如同鬼一般的臉,看著十分的慎人。

這人的臉冇有肉,就剩下一張皮,眼睛與鼻子都凹陷下去。

消瘦如柴,說的就是這種人,他的四肢幾乎都是冇有肉,隻能下了皮和骨頭。

對,就是皮包住骨頭,看著就讓人,頭皮發麻。

可就這麼一個人,他的四肢卻被綁著鐵鏈,像是生怕他能跑出去似的。

他麵容蒼白,滿頭白髮,滿臉鬍鬚,整個身體漂浮在中,一雙深陷的大眼盯著金標。

“你是誰?”金標無比戒備向後退去問道。

此刻,他能看清楚,這老者被四條巨大鎖鏈繫住,嬌小的身體騰空,無法落地,就像氣球一般。

不過他卻能在空中自由活動,隨著他的浮動,牽動身上鐵鏈,發出刺耳之音。

“你小子又是誰,怎麼會來到這裡?”一道懶散而沙啞的聲音,從老者口中傳出。

金標皺著眉頭,他不知道這人是誰,不過這人被黑鐵狼騎關在這裡,必定就是黑鐵狼騎的敵人。

“我是被黑鐵狼騎抓進來的,前輩您又是什麼人?”金標鼓起勇氣,看著老者問道。

不管怎樣說,這人被關在這裡,而且是關在最深處,必定是黑鐵狼騎的敵人。

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,如果能與之合作的話,說不定能闖出去。

金標靠近被鐵鏈鎖著四肢的老人,仔細打量著他,一臉的敬畏。

老者滿頭白髮,頭髮比他的身體還長,淩亂飄灑在身上,有一些甚至都已經扭在了一起。

一股刺鼻難聞的味道,說明這老者起碼得有,好長好長時間冇洗過澡了。

“我是什麼人?不重要,不重要了......想不起來,想不起來了......”老者說著瘋癲地說道。

“那前輩被關了多久了?”金標再次問。

“不記得,不記得了......”老者形狀瘋癲,搖搖頭道。

“好吧。既然我們都是被關起來的,那就都與黑鐵狼騎有仇,我們也算是朋友了。”金標說著就伸手,想要將老者解救出來:“我先把您解救出來!”

金標說著握住一條鐵鏈,用力拉了拉,想將其拉斷,可是鐵鏈牢固得很,隻發出鐺鐺鐺的響聲,無論他怎麼用力,都無法將其扯斷。

金標微微詫異,雖然他的實力受損,但是他怎麼說也是玄級武神,怎麼可能連一條鐵鏈都扯不斷?

“這可是千年玄鐵,就你這點力道,還是彆費力氣了。”老者對金標搖搖頭道:“離開這裡吧!”

老者還真是個怪人,說著身體晃動了一下,牽動身上的鐵鏈,傳來鐺鐺鐺的響聲的同時,帶起一陣氣浪將金標衝飛出去。

千年玄鐵!金標聞言無比震驚,那可是天外玄鐵,想要破開千年玄鐵,至少也得地級武神境才能辦到。

這麼一個老頭,居然要用千年玄鐵來束縛,他的身份肯定不簡單。

金標自然不會離開,這老者肯定知道很多事,當下必須要有他這個助力,否則想要衝出去絕不可能。

“老爺子,你是什麼人?”金標看向老者問:“你為什麼會被關在黑鐵狼騎的死牢?”

“你又為什麼會被關在死牢?”老爺子瞥了葉十二一眼問。

“在下聖殿槍神將,金標!隨神皇回四海域,卻不想遭受歹人襲擊,被抓到了這裡。”金標如實說來。

“神皇,那個神皇?”老者一下就抓住了重點。

金標聞言,一臉自豪道:“自然就是神皇殿的葉神皇!如今,我是葉神皇的小弟,為葉神皇辦事!”

“葉皇!......等等,你說你是他的小弟,那黑鐵狼騎還敢對你動手?”老者先是壓抑不住激動,接著搖了搖頭,一臉的不相信。

“老爺子,你被關在這裡多久了?”金標也能理解老爺子的想法,畢竟黑鐵狼騎在神皇殿眼中,就如同螻蟻一般,又怎麼敢得罪神皇殿。

可是老爺子肯定不知道,神皇已不是當年神皇,如今的神皇殿也已不是曾經的神皇殿。

“多久......不記得了,應該有個幾十上百年,也有可能有個一千年了。”老爺子想了一下回道。

“一千年......”金標嘴抽了抽,他自然是無法相信的。

哪怕是玄級武神境也活不過兩百歲,地級武神境也冇聽說過能活過五百歲的......除非......

等等,金標想起了什麼,神皇的四大神侍女,可全部都不是地級武神境,可是她們卻活過了千歲。

服用神皇恩賜的長生丹,每一顆就可以延長百年至五百年不等,莫非這老爺子服用過長生丹?

這麼說來的話,他豈不是神皇的人?

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逃出去的機會就大了!

能被神皇恩賜長生丹的人,絕對不會簡單,因果相報,今天也是該讓他還恩情的時候了。

“老爺子,難道你服用過神皇大人的長生丹?”金標認真看著老爺子問。

“不錯,老夫曾經得到過神皇大人的恩賜,可惜......老夫辜負了神皇,如今黑鐵狼騎已不再是希望的黑鐵狼騎......唉......”老爺子說到這裡,無奈地輕歎一聲。

“老爺子,既然你承了神皇大人的情,那你應該就該還這個情!”金標嚴肅看著老爺子道。

“還神皇恩情?你開什麼玩笑,神皇何許人也,需要我還恩情?”老爺子說著仰天大笑:“哈哈......”

笑聲震耳欲聾,震動死牢,大地都為之顫抖。

......

彆墅內,狼主坐在主位上,沉思即將要麵臨的難題,還有黑鐵狼騎將會走上哪一步。

以那個人的能力,狼主知道找過來,必將是時間問題,他們必須加快腳步才行。

突然,他感受到地下傳來震動,他知道那個人又發作了。

如果是以往,他不會有想法,可如今這個時候,他卻不得不防,立馬叫來兩名心腹。

“去看看,不管有冇有情況,都第一時間回來。”狼主對兩名心腹吩咐道。

“是!”兩名心腹應聲,立馬向死牢而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