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麵對林峰的嗬斥,兩人心裡是知乎冤枉,連忙開口解釋道:“林統領,當時我們的確是去薛六磊的公司抓人了,也的確去了薛六磊的辦公室!”

“可是…廢掉李飛虎全身經脈的,是薛六磊手下的那些古武保鏢,並不是薛六磊!”

“事後,薛六磊把雇傭的那些古武高手,全都解雇了,把事情推的一乾二淨,說這件事情跟他冇有任何關係!!”

“我們冇有證據,也拿薛六磊冇有辦法!”

提起薛六磊,這兩人也是恨的牙癢癢,雖然他們也知道,薛六磊手上不乾淨,可是冇有證據,他們動不了薛六磊!!

這傢夥,狡猾的很,很多事情薛六磊都冇有親自出麵,事後更是做的乾脆,直接給那些人一筆跑路費,讓他們跑去國外,半點證據都不會留下!

“那薛六磊糟蹋我妹妹的事情呢?我給你們看了我妹妹的遺書,難道也不能算證據?!!”

聽到兩人的解釋,李飛虎厲聲咆哮,妹妹的遺書上麵可是寫的明明白白,這絕對可以算得上是證據!

“這個......”

看到兩人一時語塞,林峰是怒火中燒,直接咆哮道:“這什麼這,現在你們還有什麼好解釋的?!”

“林統領,不是這樣的......”

兩人看到暴怒的林峰,再次開口解釋道:“因為......因為薛六磊提供了好幾段視頻,用來證明那李慧慧是主動跟他發生關係的!”

“按照咱們現在的法律規定,視頻證據,是可以推翻紙質證據的!”

“而且,從那視頻上可以看出來,女孩的確很主動!”

“雖然不知道薛六磊是怎麼樣讓那女孩主動的,但事實就是這樣,視頻冇有聲音,聽不到對話,但是畫麵不會騙人!”

“現在那視頻我們還保留著,隨時可以調閱!”

聽到這話,林峰也啞火了,按照規定,如果薛六磊提出視頻證據,能夠充分證明,是女方主動的話,那就構不成犯罪!

“這......”林峰眉頭緊皺,轉頭看向楚天河,開口解釋到:“楚先生,您看這......這種情況......”

薛六磊的確是個混蛋,是個人渣,但他手段比較高明,冇有留下半點證據,至於那個視頻,因為冇有聲音,誰也不知道他究竟是用了什麼樣的方法,讓李慧慧變得那麼主動的!

“他一定是給我妹妹下了藥!!”

李飛虎憤怒的咆哮,但張輝和李廣棟卻連忙轉過身,看向李飛虎,開口道:“即便是下了藥,現在你要怎麼證明?”

“那種藥物隻能在人體內停留兩天,就會被身體代謝掉!”

“除非及時報警,抽血查驗,否則根本就不會留下半點證據!”

神武衛依法辦事,雖然兩人心裡都清楚,薛六磊罪大惡極,做了很多畜生事,可就是那他冇辦法,如果他們手裡真的有權利的,肯定早就對這個畜生動手了!!

“林統領,我們一直在搜查薛六磊的證據,但是這個人太狡猾了,我們一直都冇找到任何一樣,能夠直接指證他的證據!”

“知道了,你們回去吧!”林峰聽到這兩人的話,也隻能強壓著心中的怒火,讓兩人暫且回去,緊接著轉頭看向楚天河,開口道:“楚先生,雖然冇有證據,但是這個薛六磊的確是罪大惡極,您看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