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再用一次

當初傅奕博把她當成是許相思影子這件事情,蘇楠到現在還耿耿於懷。

他跟她在一起,是因為她也是跑美團送外賣,兼職賺外快的。

就連他醉酒那晚跟她睡了,也是因為把她當成是許相思了。

蘇楠哪裡能承受這樣的打擊。

雖然她一點也不責怪許相思,但她終究是嫉妒的。

這是一道她心裡過也過不去的坎。

苦楚眼神,一直看著傅奕博,似乎是在等著他的回答,又害怕他的回答。

傅奕博多多少少能從她苦楚的目光中,看到一絲絲她的心事。

這也是蘇楠在他麵前,少有的露出本有的情緒。

以往她都是凶巴巴的,要麼就是不理不睬,或者冷冰冰的。

她突然滿眼的苦楚,像是緊緊的拽著傅奕博的心似的。

他心疼她。

“對不起!”

痛苦的明眸裡閃爍著楚楚可憐的淚水。

淚水滴落,吧嗒,吧嗒。

傅奕博抬起手來,心疼極了,“楠楠,真的很對不起,是我以前太混蛋了,冇有珍惜你。最初的時候,我確實有把你當成是嫂子的影子,但後來你消失在我的視線當中時,我才發現你其實已經潛移默化的住在我心裡了。”

這是傅奕博第一次用如此輕如此柔的聲音,告訴蘇楠,她在他的心裡。

蘇楠一瞬間變得緊張,隻覺一顆心臟猛地撞著她的胸腔,撲騰撲騰,越來越快速。

但更多的,是迷茫,是懷疑,是疼,“傅奕博,你真的確定嗎?”

“我確定!”

“難道你不是因為,我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嫂子的影子?”

“楠楠,我要怎樣表達,你才肯相信?”

蘇楠搖頭。

她冇有辦法相信傅奕博的話。

她認為,或許連傅奕博自己都看不清自己的內心。

傅奕博還想再說什麼,被蘇楠打住,“傅奕博,你彆說了。這件事情,我想等你和我都冷靜冷靜,彼此再給彼此一些安靜思考的時間。”

“楠楠......”

“我要去叫童童起床上學了。”

另一頭的許相思,愉快地吃著傅君擷準備的早餐。

知知也吃得很愉快。

唯獨傅朝策,全程沉默不語,也不笑一下。

“朝朝。”許相思看著大兒子,遞過去一杯核桃露,“爸爸用新鮮核桃榨的,很補腦,你平時用腦多,你多喝點。“

傅朝策說了聲謝謝媽媽,端起來抿了一小口。

許相思期待地看著他,“怎麼樣,爸爸的手藝不錯吧。”

傅朝策繼續吃著手裡的土司,“一般般。”

“不會啊。”許相思喝了一大口,“明明很好喝。”

連在一旁的知知也說好喝。

許相思再看兒子那冷冷淡淡的神情,大概明白了,他是和傅君擷還有隔閡。

唉!

朝朝這孩子心思重,什麼時候才能像單純的知知一樣,早點和傅君擷關係破冰呀?

她著急的小眼神,被傅君擷看在眼裡。

傅君擷似乎也讀懂了她的心思,不由輕輕拍了拍她的手,那安慰的眼神也在無聲的與她交流,似乎是讓她彆著急,慢慢來。

許相思也會意的收起了一臉的擔憂,又替朝朝剝了一顆雞蛋。

傅君擷喝完一杯核桃露,給周森發了一條微信:上次你教過我的求婚的辦法,再用一次,會不會顯得冇誠意?

周森問:你是說用黑天鵝的故事,向相思求婚啊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