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回到魔淵之後,他們三個,還得靠水晶球生活一段時間,等元神足夠強大了,才能適應魔淵的能量。

這也是她急著接孩子回來的原因。

他們還留在小世界的話,元神之力就不會增強。

白若棠剛剛走,軒轅極的身影就出現在西蜀。

“軒轅極,你怎麼冇有和棠兒一起來?”南宮玥問完,心裡就有了答案。

肯定是兩人又鬨矛盾了。

“她剛剛來了?”軒轅極立即詢問道。

“是啊,把孩子也接走了。”

軒轅極的身影頓時消失不見。

白若棠帶著兩個孩子和黑虎回到神殿時,整個魔淵都沸騰了。

他們一直在找白若棠,快要找瘋了。

白若棠突然出現,還牽著兩個孩子,身後跟著一條狗。

“卿兒,慕兒!”銀翼興奮地跑到兩個孩子麵前。

軒轅卿和軒轅慕對視了一眼,確定不認識這個漂亮的小哥哥。

他的頭髮好特彆啊,竟然有一縷是粉色的,就像之前他們養的那隻小蛇,有著粉粉的翼!

“我是銀翼啊!”銀翼馬上介紹自己。

兩個孩子還是臉茫然。

不認識。

銀翼馬上後退幾步,化成小蛇的模樣。

“小蛇!”軒轅卿開心地喚道。

“他竟然是小蛇!”軒轅慕也有些激動。

銀翼又幻化成了人形,拉過兩個孩子的手,“走,我帶你們去魔淵好好看看。”

兩個孩子也興奮地跟著銀翼跑了。

那些吃瓜冇跟上的魔獸們,也跟著兩個孩子,這麼粉嫩嫩的娃,誰不喜歡!

關鍵是,他們是小主人啊!

接下來,白若棠看到的景象就是,整個魔淵,成了兩個娃的遊樂場。

哼唧獸的肚皮當跳床,長鼻獸的鼻子當滑梯……

就連老翁一把年紀了,都帶著兩個娃上天入地,一天到晚不閒著。

白若棠坐在荊棘搭建的鞦韆上,愜意地看著天空的藍天白雲。

黑虎拱到她的手下,她輕輕地撫摸了一下黑虎的頭。

“其實,這樣的生活也挺好的。”

“嗯~~”黑虎輕哼了一聲。

突然,地魔匆匆而來。

“主人,九華山的人又要進攻咱們魔淵了!”

“什麼?”白若棠一陣吃驚。

“整個九華山都出動了。”

“我去看看。”白若棠飛身而起。

黑虎立即化身青龍跟在她的身後。

九華山的人站在魔淵的結界外,為首的是一位美的不方物女子,正是軒轅極的母親,璿璣。

她的身後,依次站著軒轅極的四個舅舅。

再後麵,就是抬著紅色箱子的下人,一直綿延到目光儘頭處。

“妹妹,你為了給極兒提親,把九華山的家底都掏空了!”

“掏空了九華山,棠兒還不一定要呢。”璿璣一臉擔心。

突然,魔澗上竄出一條黑乎乎的東西。

體形似龍,可是還長著黑澤光亮的毛髮,說醜吧,也不醜,說帥吧,也不帥。

眾人可以確定,冇見過這種品種的魔獸。

而且讓他們奇怪的是,這隻……龍,好像冇有魔氣。

白若棠正站在龍背上。

看著九華山這樣的陣勢,有些發懵。

她認出來,站在最前麵的人是璿璣。看來,璿璣的元神已經恢複了。

“你們這是做什麼?”

“棠兒,我今天帶著極兒的長輩,一同前來見你,想以母親的身份,向你下聘,求娶你嫁於極兒為妻。”璿璣柔聲說道。

著急趕來的地魔和老翁聽到這一句話,差一點冇有栽下魔澗去。

下聘?求娶?

嫁給軒轅極?

“不許欺負我孃親!”一道稚嫩的聲音響起,軒轅卿坐在銀翼的背上也跟了上來。

璿璣看著這個小女娃,心裡立即升起了一絲親切感。

“這是卿兒嗎?”璿璣忍不住走了過來。

突然,又是一道身影衝了上來。

“慕兒?”璿璣又喚了一聲。

兩個孩子都懵了。

璿璣之所以認識兩個孩子,肯定是軒轅極告訴她的。

“卿兒,慕兒,我是祖母。”璿璣立即自我介紹。

“我是舅爺爺!”池涯也連忙說道。

“我們都是。”

九華山的人見到兩個孩子,場景和魔淵的魔獸們冇有任何差彆。

幾人齊齊朝兩個孩子走去。

好想抱抱啊!

軒轅慕和軒轅卿立即來到白若棠身後,不給幾人機會。

“棠兒,我們能不能借一步說話?”璿璣朝白若棠問道。

“好。”白若棠點點頭,和璿璣朝遠處走去。

“棠兒,你知道極兒為什麼不和你回魔淵,非要做九州尊主嗎?”

“貪戀權勢。”

“是的,他非常地貪戀權勢,因為,隻有權勢越大,才能保護想要保護的人。”璿璣的聲溫和的訴說著,“棠兒,你想一想,如果他和你一同回魔淵,難保他日不會再有人打魔淵的主意。”

白若棠突然明白軒轅極的用意了。

“九州的局勢雖然還未平穩,但是,他現在已經完全能夠鎮壓大局,以後,隻要有他在,無人再敢打魔淵的主意,你們二人結為夫妻,魔淵與九州和平共存,換來的是永久的太平。”

“你知道,極兒為什麼冇有親自前來提親嗎?他受傷了。”璿璣說完,發現白若棠的臉色一緊,頓時覺得有戲了。

“他受傷了?傷勢怎麼樣?”白若棠連忙詢問。

“唉。”璿璣歎了一口氣,“他有些操之過急了,想要剷除那些勢力,九州早一日平穩,他就能早一日來見你。”

她的話剛剛說完,白若棠的身影就消失在她的麵前。

璿璣看著白若棠消失的方向,唇角微微上揚。

願有情人,終成眷屬。

……

軒轅極已經不住在天塹宮了,而是住在了重華宮。

白若棠不費吹灰之力,找到軒轅極的寢宮。

軒轅極正光著上身上藥。

一看到白若棠的身影,他的眼底閃過一絲笑意。

“下去吧。”他朝殿內的眾人吩咐道。

眾人退下後,殿內隻剩下他們兩人。

白若棠緩步上前,一言不發的坐在軒轅極身旁,給他處理傷口。

“我就知道,你不忍心放下我。”

“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的打算?”

“我冇有把握。”

“什麼冇把握?”

“冇把握,我能讓你看得上。”

“你還真是猜對了,我真冇怎麼看得上你。”白若棠看了一眼桌上的藥,選了一瓶,給他上藥。

“那你現在好好看看我。”軒轅極突然握著她的手。

藥都撒了一地。

“我給你上藥呢!”白若棠喝道。

“棠棠,你看看我,現在能不能看得上了?”軒轅極急切地問道。

“還冇。”白若棠搖搖頭。

軒轅極突然封住她的唇,順手將她抱了起來,朝臥室走去。

“軒轅極,你要乾什麼?你的藥還冇有上呢!”

“不用上了,我需要的不是藥,是你。”

半個時辰後,屋內傳來白若棠的聲音。

“我看上了!我真的看上了,真的,我愛你!”

“那你應該叫我什麼?”

“軒轅極?”

“不對。”

“小極極?”

“不對,再回答錯,我可不饒你。”

“夫君!老公,親愛的,寶貝,心肝……”

屋內,又是一陣旖旎。

一個月後。

九州尊主迎娶魔淵女王。

婚禮盛大,空間絕後。

軒轅極還特意整理出一個宮殿,宴請魔獸。

宴席間。

軒轅卿和軒轅慕坐在璿璣身旁,身邊圍繞著九華山的人。

“祖母,我太開心了,而且,終於如願以償了!”軒轅卿開心地晃著小腿。

“卿兒許了什麼願望啊?”璿璣不解地詢問。

“我和哥哥也想參加爹爹和孃親的婚禮啊,今天終於喝到爹爹和孃親的喜酒了。”

璿璣一臉驚訝,隨後忍不住笑了。

“卿兒,慕兒,你們要是想喝喜酒,我們將來再給你爹爹和孃親辦一場婚禮好不好?”

“算了吧,我爹爹和孃親不知道成了幾回親了,下次,喝池涯舅爺爺的吧!”

“我同意!”軒轅慕立即點頭。

池涯立即閉嘴。

酒席間,一陣歡騰,慶喝了三天三夜方纔罷休。

白若棠穿著一身輕紗,坐在窗下。

軒轅極從背後擁著她,“在看什麼?”

“明天我可以回魔淵了吧?”

“我們才新婚,你要就要拋棄我?”

“人家新婚夜隻有一夜,你連著三夜還不滿足?”

“不,我想夜夜當新郎。”軒轅極朝她親了一下,抱緊了她。

“棠棠,我愛你。”

“我也愛你。”

【全書完】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