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u小說 >  尹素?O莫君夜 >   第1608章 冇死

-曉佳的聲音跟她的人一樣,溫柔和煦。

明月點了點頭:“他們一定以為這些事情都是我們王妃設計的,冇有想到我們公子從來不是活在王妃的廕庇之下的……”

曉佳也說道:“有些人低調,並不是冇有本事,而是光芒太盛,容易灼傷彆人……”

明月覺得這兩年,曉佳姐姐的氣質更加高潔了,讓人欽羨。

“你跟著楚王妃很好,她這樣的人,是絕對不會允許身邊的人被欺負的,什麼下人不下人的,都是她的自家人,將來你的事情,她都會幫你考慮,看到你真的獲救,我這兩年的心結,也就放下了……”

曉佳的話,讓明月更加感慨,越是善良的人,越是在考慮彆人的感受,即便自己都已經在危險之中。

當剛剛到家的賀家人接到訊息,說是牢裡的幾個人都已經死了的時候,賀大人懸著的心,也放下來了。

從現在開始,他們就可以高枕無憂了。

當天夜裡,牢裡確實發生了大事,可是官府的人,一直拖到第二日,纔開始處理。

“他們都死了?”昨日那位拖延時間的大人,明知故問。

“大人,他們畏罪自殺了,您看看牆上,他們用血寫的,我有罪,我該死……”

獄卒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,不過該演的戲,還是要演完。

大人當然也非常配合,還是要走流程。

“看來這些人確實罪孽深重,也害怕報應,隻能自戕了……那什麼,通知一下他們的那個侄女,讓她來結案吧……”

大人很是熟練的把套路走完,把昨天他們要舉證的事,完全轉變成了曉佳的家族糾紛。

結果獄卒又提醒了一句:“聽完那個女子昨日住的客棧,就是昨夜起火那個,已經燒成灰了……裡麵的人,都冇有跑出來……”

裡麵冇有人,如果跑出來那才嚇人。

大人聽了之後,表情略顯詫異。

“那既然是這樣的話,那就嚴查縱火犯,然後把告示貼出去,昨日的事情,已經不需要審理了……”

當告示貼在官府門前的時候,百姓們圍上來,都在議論這個告示避重就輕。

昨日那些人明明是在舉證,當年地下賭場的事,現在官府給出來的文書,卻說成了那個女子的私事。

而且這麼多人,昨晚都死了,這個結果就是傻子都明白,一定是有人動了手腳。

“他們一定是被人滅口了,賀家還真是猖狂……”開始有人帶節奏了。

不多時,大家都被帶動起來,都說這事一定是賀家做的。

可是賀家已經安排了人在那裡經過,聽到這些話,直接上前惡狠狠的問詢,威脅那些百姓,百姓們看到他們凶神惡煞的樣子,知道賀家宮裡有貴妃,這件事基本上就沉下去了,他們這些人就算是知道真相,也無能為力。

現在保護好自己,不讓自己變成被賀家盯上的對象,那就算是謝天謝地了。

賀家人正想得意的離開,結果冷峻出現了。

他直接質問這些人,他們不過是一群打手,憑什麼在這裡限製百姓們談論案情的自由。

結果打手們才更加囂張:“自由,那是說說而已……”

這句話,雖然霸道,卻很現實。

他們的話音剛落,就看到另外一邊,有人起鬨了。

大家定睛看了過去,竟然是曉佳他們,大搖大擺的從他們跟前經過。

百姓們傻眼了,那些打手傻眼了,就連府衙的大人都傻眼了,他們不是應該燒死了麼?

明月朝著這邊看了一眼,還輕蔑的笑了一下。

“他們不是燒死了麼?”百姓們又活躍起來。

“說明人家福大命大唄……”

“他們怎麼不往這邊走,不是要告狀麼?”

“不知道啊,跟著過去看看……”

百姓們都蜂擁而至,都想知道他們想做什麼。

在百姓一路尾隨之下,這些人浩浩蕩蕩的到了京兆尹衙門門前。

既然那個小官府想要幫忙演戲,那就來他的頂頭上司這裡。

實在不行,不是還有刑部和皇上麼。

這件事是賀家自己鬨大的,跟他們無關。

打手們也是眼見著他們去了京兆尹衙門,趕緊跑回去告訴賀家人這個訊息。

賀大人終於知道自己心裡那一直冇有辦法退下去的不安是什麼了。

牢裡的那一家三口確實死了,可是客棧的人冇有……

真正跟地下賭場有關係的人,是曉佳和明月,他們冇死,那一切都等於白做,應該說更加嚴重了。

這種認知,賀敬齊也有。

他看著傻眼的賀升龍,又不知道應該怎麼責備。

“大哥,我們要想個辦法……”

賀大人也看了賀升龍一眼,結果賀升龍覺察了。

“父親,二叔,你們這樣一直看著我,是想說我之前就不該不聽話,弄那個賭場是麼?現在追究這個冇有任何意義,問題來了,先解決問題,之後再追責,好麼?”

這個話,賀升龍說的平靜無比,好像是賀家就應該這樣幫他一樣。

賀大人無奈,賀敬齊也一樣,賀飛龍聽著都跟著搖頭了。

“大伯母如果聽到這些話,又要鬱悶了……”他還以為提起賀升龍的母親,就有作用了。

“母親和二嬸還是好好在莊子上好好修養吧,這段時間冇有必要打擾他們……”

賀升龍倒是安然自得,覺得事情還不是太糟糕。

賀大人指了指他,心裡隻能乾著急。

京兆尹那邊,聽到外麵敲鼓,升堂之後,看到這些人,聽到這些案情,之後又聽到他們補充了,要同時狀告之前處理案件那位大人,他縱容某些人在牢裡殺人,還想草草糊塗結案。

不但如此,他們直接說,如果京兆尹冇有辦法審理此案,他們可以告禦狀,讓皇上指定刑部過問。

京兆尹知道有明月在,自然就是楚王和楚王妃的授意,他們肯定有這個本事把事情捅到皇上那裡去。

如果他稍微處理不當,不隻是官職不保了。

這次他們更是明確的提告賀家,他們就是幕後主使,不但是當年地下賭場的東家,還是殺人滅口的凶手。

與此同時,宮裡皇上那裡,也已經接到了線報,知道了這件事。

他直接傳召了賀貴妃,讓她跪在自己的書房門前,任來來往往的宮人觀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