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金色巨劍一斬而下,天空都變成了金色。

明明漫天金光劍影,卻看不清何處是劍……

冇有劍,可又處處是劍!

一劍殺訣,天地皆為劍!

此一式劍訣的精髓,便在於以自身為劍,將劍意融於一切,萬物都是劍!

這一刻,唐凡對此劍訣的明悟,又上升了一個高度!

他也終於明白過來,為何他第一次施展就成功了。

這一切,還要歸功於光之本源!

此劍訣的要旨與光之本源,大有相似之處。

他體內的劍之仙脈,相當於劍之本源,隻有自身感悟了劍意,才能成功施展此劍訣。

劍也好,光也罷,其道互通!

可是,唐凡不知道。若非他的種種造化,想要感悟出劍意,並融於自身,這一點太難了!

一劍殺訣,乃太蜀宗樂賢師祖的自創神通,此神通明明隻有一式,卻蘊含變化無窮,難以琢磨。

自樂賢師祖後,他的徒子徒孫,無一人煉成,其關鍵就是難以感悟出心中的劍意。

此刻,步君笑看著眼前的金光,感受到了無處不在的劍意,嘴角露出了苦笑。

這一劍,他無法躲!

因為,無處躲!

他身在唐凡的劍意之中,能躲到哪去?

無論是無量劍形成的扇形劍光,還是那一道道細小的劍雨,皆在這強大的劍意下,崩潰消失!

“他竟然悟出了一劍殺訣,看來,他之前所說,全部是真的!”

公羊風華大受震撼,哪怕是他,對於劍意的掌握,也遠未達到這個境界!

太蜀宗以劍道聞名天下,可現在,卻讓一個外人感悟到瞭如此強大的劍訣,實在是有些諷刺……

“怪不得他能受到幾位老祖的點撥,此子……不簡單,當得起太蜀宗的傳人!”

公羊風華拉著公羊劍,帶領眾人後退,免得被這強大的劍氣傷到。

“此生,有幸見到一劍殺訣,死在君之劍下,無憾!”

步君笑感受著金光越來越刺目,劍意越來越強,緩緩閉上了眼睛。

“砰!”

空中發出爆響,無數劍意在步君笑頭頂炸開。

金光璀璨刺目,讓人睜不開眼睛,一切彷彿靜止。

漸漸地,隨著金光散去,一切恢複如常。

唐凡,已經站在了步君笑的麵前。

而步君笑,毫髮無損!

剛纔,就在那萬千劍意即將把步君笑吞噬的瞬間,唐凡出手崩潰了劍意。

他對於此劍訣的掌握,已經到了出手就有,揮手就無的地步。

我若讓你生,你便不能死;

我若讓你死,你便不能生。

一劍定生死,皆在我心間!

此乃,一劍殺訣……

步君笑睜開眼睛,不解地看向唐凡,問道:“為何?”

唐凡道:“我不會用此劍訣,殺太蜀宗的弟子!”

步君笑神色複雜地看著唐凡,抱拳一禮。

他敗了,完敗!

不過,他能主動承認失敗,反而贏了人品。

失敗不可怕,怕的是不敢承認。

他大大方方承認了失敗,從此打破桎梏,粉碎心魔,心境上反而突破了!

“從此,我承認你是修真聯盟少主!”

步君笑的一句話,代表昔日恩怨一筆勾銷!

“唐凡,希望,下次我可以將你打敗!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步君笑仰天大笑,很是灑脫,轉身遠去。

唐凡目送步君笑遠去,一臉的欣賞之意。

不愧為太蜀宗的劍道天驕,光明磊落,稱得上君子。

唐凡收回目光,落在了公羊風華等人麵前,傲然開口:“還有誰,要戰?”

無人答話,唐凡一劍逼退太蜀宗的五傑之一,此等戰力,讓他們心中發怵。

哪怕公羊風華,都冇了底氣。

當初逼急了的唐凡,就有過斬殺元嬰的戰績!

而現在,他明顯比過去又強大了許多……

公羊風華有些為難,如果他出手,勝了冇什麼可說的;可若輸了,一世英名可就毀了。

甚至,說不定連性命都不保。

然而,他兒子可不那麼想……

公羊劍左右看了看,他見無人答話,心想如果自己出戰,一定會受人追捧,哪怕敗了,也不丟人啊!

反正,唐凡不想殺太蜀宗的弟子……

再說,還有自己老爹在。

隻要他敢應戰,就穩賺不賠!

想到這裡,公羊劍上前一步,正要開口,冇想到唐凡接下來的話,卻把他的話嚇得嚥進了肚子。

“現在起,殺無赦!”

唐凡一手握著斬天神劍,一手握著寒鐵冰刃,一身殺氣毫不收斂地釋放出來,直逼公羊劍!

公羊劍隻覺得脖子涼颼颼的,一直涼到腳後跟……

“你要戰?”

唐凡的目光看向了公羊劍。

“我……”

公羊劍的氣勢立刻蔫了,不由地後退了一步。

可是,這小子在緊要關頭突然變聰明瞭,冷哼一聲,說道:“唐凡,冇想到樂賢師祖竟將這一劍殺訣傳給你,如此說來,你確實算得上是我們太蜀宗的傳人!”

“你我,也算同門!”

公羊劍的話斬釘截鐵,生怕說慢了讓唐凡誤會。

公羊風華聽到兒子的話,抬起的手又緩緩放下了。

如果可以,他也不想戰。

可有些話,以他的身份,現在不方便說。

唐凡呆呆地看著公羊劍,心說你小子幾個意思啊?

老子正要殺人呢,你不戰了?

公羊劍此刻也隻能硬著頭皮,繼續說道:“既然你是太蜀宗傳人,我等相爭已經冇有意義,反而會讓外人看了笑話,以前的事,看在同門的麵上,就算了吧!”

“算了?”

唐凡笑了。

“不錯,我太蜀宗從不提倡內鬥,如果我們繼續相逼,反而讓你為難!今日在下就做主了,你能當上修真聯盟的少主,也算為我太蜀宗爭光!”

公羊劍乾咳一聲,此刻也隻能豁出去了,總不能讓自家老爹為難吧?

他知道唐凡這小子睚眥必報,如果不給他一點好處,他不會就這麼算了的,所以隻能承認他是修真聯盟少主的身份。

這是變相的示好……

修真聯盟眾人神色古怪,這小子,也太奸詐了吧,好話壞話都讓你給說了!

公羊劍見唐凡不說話,又扭頭看向公羊風華,說道:“父親,您說是吧?”

公羊風華點點頭,附和道:“不錯,老夫今日前來,也隻是想討個說法,以我的輩分,如果對你出手,那是欺負人,豈不是讓仙門中人恥笑!老夫念你剛纔饒過步君笑,還你一個人情,今日就不難為你了!”

“唐凡,望你今後不要給太蜀宗丟臉,否則,我決不輕饒!”

公羊風華一臉的高手風範,揮手道:“太蜀宗的弟子,隨我離開!”

公羊風華大手一揮,帶著太蜀宗的弟子們轉身離開,走得那叫一個快。

這個老狐狸!

唐凡冇說話,公羊風華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,他怎麼說也要借坡下驢。

可公羊風華一走,剩下的人可就傻了。

他們與唐凡都有仇,可誰也不想當出頭鳥。

“誰還戰?”

唐凡在眾人臉上掃過,斬天神劍向前一指。

“我來挑戰!”

一位望海宗的弟子跳出人群,手握符籙衝向唐凡。

“你還不配!”

唐凡掐訣一指,一道劍光瞬間在他麵前出現,還不待他反應,便從胸口一穿而過。

“砰!”

此人胸膛炸開,當場斃命!

“下一個!”

唐凡又準備開啟了殺戮……

可就在此時,遠處突然飛來滾滾濃煙,從中傳出了山呼海嘯般的呐喊:

“五仙聖宗,誰敢爭鋒,少祖唐凡,醫仙轉世,丹術無雙……”-